凉谦儿

想去远方,却依恋家乡,害怕起航。(上)

最近开始在影院工作,每天在影院看见蹦哒的胡巴,被萌到不行,所以今天上班前特意买了下班后最近的场次,享受了影院最好影厅的最好位置,当然了,我是内部人员~

这不是一片影评也不是一个广告,只是一点关于我个人的小困扰。个人看完捉妖记的评价,还好,胡巴很萌,国产片的剧情真的是太短板,本人属于泪点较低的一类,最后影片的主旨还算是表达出来了,是一部在生活之余勉强能放松一下的片子。

只是在看到胡巴离开白百合和井柏然饰演的角色,流着泪恋恋不舍的翻山越岭的走向未来,站在山顶,面前是全新的世界,这也许就是未来他的王国。我莫名的,想流泪。

那是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不论以后那两个蹩脚的捉妖师会不会在以后的百天周岁春节中秋去看望胡巴,但是在那一瞬,他们选择离开他们的孩子,用那样一种方式,因为他们对它的未来无能为力,因为他们再不能成为它的依靠。

当你面对人生的一个转折的时候,也许并不一定想到他对你的未来有多重要,甚至意识不到他是一个转折,在迷茫中摸索,抉择,前进,也许会变成一根戳在伤口里的刺,只等在终有一天恍然大悟,或者在时间流逝中消逝融入血肉,化成睿骨。

去影院工作源于很早之前和同学在商场闲逛,看见了招聘启事,我和同学两个人都觉得是不错的一份工作,工时相对自由,工资不低还承诺有免费电影,这对两个在大学闲到发慌而且穷到撞墙的小妞简直是绝对诱惑。两个人相约投递简历,她回家简单做了一份简易简历,立刻投给了邮箱,而我则是回家后休息了一会,然后精心从网上下载了模板,认真的做了简历之后投递过去。

隔天朋友收到了面试通知,而我的简历石沉大海。后来上岗了之后问了原因,不是因为我的简历做的不够精致,而是恰恰因为晚了那几个小时,我的简历根本没被看到。

因为这一个小小的意外,我比同学晚入职大概三个月,她已经成为了正式员工,而我才刚刚挂上实习的牌子。

晚三个月入职让我正好赶上了影院高峰,实习期开始大圣归来煎饼侠捉妖记接连上映,实习第二天影院的客流记录突破了开店记录。而因为人手不足,才实习的我连着一周享受了高强度的工作节奏,用很短的时间熟悉陌生的工作,努力跟上周围的步伐,不添麻烦,尽量不犯错误。而懒惯了的自己连续五天,每天六个小时穿着高跟鞋走来走去,到最后一天双脚简直肿成猪蹄。

但这仅仅是一个开始,梦想职业是SOHO插画师的自己被这种完全打乱自己作息和绘画的工作弄的异常烦躁,当理想撞上现实,那就必然是鲜血淋漓的过程,你不觉得,只是现实还没完全露出它的强大和冰凉。

活着,真的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和父亲的一次长谈,彻底破碎了我的天真和无知,那一瞬间我真真正正的知道了"活着"是一件多么痛苦和不容易的事情。也正在看清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为了我的成长所做的付出,也真正的意识到了眼前的父亲,真的老了。不再是那个30岁可以对人生充满斗志的斗士,不是40岁那个可以运筹帷幄谈笑自若的智者,而是一个已经步入50为了养老做着准备,逐渐衰老的普通男人。他已经把他的半生给了我,现在这个男人已经尽力了,未来,他再不能帮我撑起整个世界,因为我的天空已经和他比肩,甚至已经在包容他的天空。

习惯沉默为我准备一切的父亲选择了让我明白"活着"的真正意义,因为对于我的未来,他再无能为力。

这是父母在他生命里能给长大成人的儿女最后的爱,把雏鹰踢出鹰巢,面对万丈深渊。

那一瞬间的痛苦让我之后的几天都沉浸在那种无措里,原本只是走个过场的兼职成了一种不能逃脱的义务,父亲并没有强加给我什么,但是那一瞬间我是真的明白了,那一步不能退,因为收起翅膀的代价是粉身碎骨。

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迷茫,我明白了想要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但是当付出那些痛苦的代价之后,我活成的样子真的值得么?

后来几天在工作带来的焦躁愈演愈烈,身体适应不了一下子充实起来的日子,除了工作其他所有时间都送给了睡眠,整整一周没有碰到画笔,那种焦躁简直让我有一种把辞呈拍在老板桌上然后转身回家铺到本子上的冲动。

一连几天我都在和这种焦躁对抗,也许是因为上班的时候虽然累但还算充实的生活,也许是因为同事是一群有爱又逗逼的小伙伴,我还是没有选择放弃。

终于熬过了适应期的我选了一个下班之后体力还算充足的晚上,捧着手绘板和电脑画了个通宵。那天什么都没想,只是突然很想体验画着画着天就亮了这种感觉。

真正心爱的事从来不会让你失望,当凌晨三点半天空从黑色变为深蓝,感觉那种晨光穿透黑夜的力量,那是我深爱的夜色,画笔陪我穿过黑夜,在尽头,那种天空的颜色让人看到希望。

我突然明白一切的痛苦和焦躁并不是我以为的那么高尚,因为工作让我碰不到画笔,因为工作分离了我们,我的焦躁是因为我的懒惰,工作剥夺了我随心所欲放下画笔的权利我的时间变得比以前更浓缩,让我没有懒散的机会。

不放弃是因为潜意识我终于意识到了,这是为了选择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以前的生活是寄生在父母身上所浮现的假象,并不是没有代价,而是深爱我的父母为我承受了,而寄生在他们身上的我即使隐隐察觉到了,还是选择了视而不见,沉浸在生活可以很天真的幻想里不可自拔。


评论